您当前的位置 : 太原新闻网 >> 万花筒

三度策略论坛_同类网站:戏缘——触动灵魂深处的共鸣

2017年12月15日 09:12

  我天生喜欢舞台表演艺术,戏曲、舞剧、说唱、杂技、话剧、歌剧等等,只要和舞台沾边的表演形式,都比较感兴趣,觉得看这些表演不仅是一种视听享受,更是触动灵魂深处的共鸣。最初接触舞台表演形式是从戏曲开始。

  小时候在老家,唯一能接触到的舞台艺术就是戏曲,我一下子被漂亮戏服吸引了。记得有一年八月份下旬,我们正好放暑假,村里邀请县剧团的演员来演出。我那时候还在上小学,戏台离奶奶家很近,白天下了雨,晚上雨停了,戏曲照常演出,我一个人跑去看戏,即使路面泥泞,穿着塑料凉鞋呼哧呼哧走着,也没觉着有什么不妥,更不知道害怕。白天的戏我是不看的,没有灯光照着,舞台一点都不美,对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是没有吸引力的。去了戏场,我会到戏台两旁找石头或者砖块,看大小合适的搬三、四块到戏台前面,摞起来的高度正好我踩上去能露半个小脑袋,两只手扳住戏台的边缘,看的清清楚楚,心里说不出有多高兴。舞台上演员咿咿呀呀的唱着,乐器哐哐当当的响着,戏曲内容似懂非懂,我主要就是看演员的戏服、扮相、头上闪闪发光的装饰,像女人头发那么长的胡子……。戏曲散场已是晚上十一点多,我不敢回家了,(即使散场后路上人很多),就近去奶奶家敲街门,爷爷开了门,我说看戏太晚了,不敢回家了,想在奶奶家住。爷爷在门口看散场往家走的乡亲,有离我家近的便让给爸妈捎个话,免得他们着急。随着爷爷进了家门,自己拿盆打点凉水,把脚上的泥洗洗干净,才好意思上炕睡觉。

  我连着看了几天戏,发现演员出场经常换服装(剧情需要),脸上或白、或黑、或花的图案是怎么回事,幕布后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。我对后台充满了好奇,感觉神秘的不得了,急于想解开这个谜,唱戏只剩一天就结束了,最后一天离开场还有一个多小时,我和哥哥提前去了戏场,戏场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少数成年人,但是和我们年纪差不多的小孩却特别多,跑过来跑过去嬉闹着,仿佛跟过年似的。趁着看后门的爷爷不注意,我和哥哥钻到了后台,演员们正在画脸,,眼睛被扎头带勒得眼角上扬,脸上有红有白,煞是好看,嘴唇涂得红红的,一个女演员冲我们微笑,我们报以羞涩的微笑,一会儿有一个扮演小生的男演员从我们面前走过,也冲我们微笑,我们也冲他笑笑,可能这个男演员抽烟,或者是四环素牙,扑了粉的白脸,显得牙好黄啊!可惜那时候没有中华健齿白,不然作为一名演员有一口洁白的牙齿多重要啊!我们环顾四周,看到有一个中年男人不时的从一个箱子里取出戏服,给画好了妆的演员,穿在里面的服装好像都是白色,有的可以自己穿,有的需要帮助才能穿好,最外面会穿彩色的,绣着各种精美图案,好美呀,特别是在灯光下。一会儿看到一个男演员正在穿白色厚底黑筒靴,不敢想象演员穿着这种厚底鞋在舞台上唱念做打,时不时还来个后空翻,没有台下的苦练,哪有人前的精彩,做哪一行都需要付出辛苦和努力。现在想来,时下女孩们热衷的松糕鞋设计灵感是否来源于此呢?

  就这样,在以后的每年正月里,为了增添节日气氛,村里总会唱几天戏,那时候没什么娱乐节目,看戏成了大人小孩的头等大事,每家每户都会邀请亲戚朋友来看戏。我记得白天妈妈会领着姥姥去看戏,我自然也跟着大人去,但去的目的不是看戏,而是可以买好吃的,比如糖葫芦、糖瓜、五香瓜子、元宵……晚上的戏则不同,我会认真看完每一场。

  后来,我参加工作了,元旦回家过新年,老家县城每年元旦会邀请省晋剧团的名角来县剧院演出,我们看戏的场地和环境升级了:由村里的露天剧场变为室内剧场,座位也由长长的原木变为舒服的折叠椅,当然看戏的劲头依然不减当年,只要老妈去看,我必定去看,再说长大了也能完全看懂了,我不但着迷舞台的绚烂多彩,还逐渐喜欢上了晋剧唱腔。就是从那以后,我知道了王爱爱、张明琴、武忠、史佳华等晋剧名角,包括一些金典唱段,如:《算粮》、《芦花》、《打金枝》、《金水桥》、《空城计》、《劈山救母》、《跑城》……

  再后来,我结婚生娃了,电视机普及了,一个遥控器便可以看遍大江南北,听遍南腔北调,戏曲作为当年的宠儿,慢慢的很少有人问津,每每回到老家,也很少有戏曲可看,一次偶然机会,和老公去看老家的戏台,却早已废弃,高高的戏台上堆放着杂物,当年红火热闹的场景还在脑海中放映,眼前却是一片萧条。听家里人说城里的大剧院也被拆掉了,因为看戏的人越来越少,为了谋生,好多剧团演员都出去走穴。当年大剧院的位置,如今是热闹的商业街,少男少女不了解戏曲,也不爱看戏曲,自然没有怀旧情怀,与我却是一种难以忘怀的情结。

  如今,戏曲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,国家为了这些瑰宝得以传承,有意做各种媒体宣传,主张振兴戏曲艺术,推陈出新,深入群众,并大力培养新人。现在我们坐于家中,打开电视戏曲频道,每天都有各类剧种的好戏播出;打开电脑,随时都能看到你心仪的戏曲节目;打开手机,随时随地都能让你过把戏瘾。

  我和戏曲的缘由来已久,除了晋剧之外,我还喜欢京剧、黄梅戏、评剧、豫剧、越剧,这些剧种或唱腔优美,或节奏鲜明,或韵味醇厚,或流畅、或婉转、或跌宕,真是百花齐放,各有特色!我相信随着年龄的增长,这份缘只会越来越深,越来越浓!

  作者娟子,本名杨晓娟,山西省祁县人,现居太原。自由职业,爱好读书。

(责编:吉吉)